首頁 » 資訊 » 消防英雄 » 木里森林火災明火已全部撲滅 戰友講述英雄犧牲前行動細節
木里森林火災明火已全部撲滅 戰友講述英雄犧牲前行動細節

皇室战争石头流 www.zcwci.icu 發布日期:2019-04-03 401人已看過 我要評論

核心提示:  4月2日下午,涼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召開新聞通氣會,通報了木里森林火災*情況和犧牲人員善后工作進展?! ×股?/div>
   4月2日下午,涼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召開新聞通氣會,通報了木里森林火災*情況和犧牲人員善后工作進展。
 
  涼山州木里縣“3·30”森林火災應急協調工作領導小組介紹,2日當天,通過低空和地面人員全力撲救,整個火場明火已全部撲滅,火場已得到全面控制,現轉入清理余火和探搜火場階段。
 戰友講述英雄犧牲前行動細節
  悼念
 
  群眾自發前往殯儀館
 
  悼念犧牲的撲火人員
 
  此次森林火災中,27名森林皇室战争石头流隊員和3名地方干部群眾犧牲。部分犧牲人員遺體于4月2日送抵西昌市殯儀館,當地群眾自發到殯儀館悼念犧牲的撲火人員,獻上花圈、哈達。當地的公交車免費擺渡群眾到殯儀館,悼念犧牲的撲火人員。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四川省人民政府依法成立了涼山州木里縣森林火災調查組,將對此次火災的起火原因、救火過程、應急救援等工作依法調查,針對火災過程中的爆燃等細節問題組織專家論證,相關調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布。
 
  犧牲消防員
 
  有人打算回家探親
 
  有人等待孩子出世
 
  犧牲消防員陳益波,1998年12月出生,來自云南曲靖,未滿21周歲。
 
  “去年通電話的時候,他說到今年9月,就在西昌干滿兩年了,到時候就有探親假了。”4月2日,陳益波的哥哥告訴北青報記者,陳益波原本計劃著等到有了探親假,就可以回家看看父母、哥哥和兩個侄子,畢竟一家人已經兩年多沒見面了。
 
  哥哥翻看QQ空間,3月30日深夜,弟弟發布了一條動態“在連夜趕路去木里縣”。
 
  4月2日凌晨,家里接到陳益波犧牲的通知。“凌晨1點多,我跟家里幾個表兄弟打了招呼,幾個人輪流開車,帶著我父母趕到了西昌。”陳益波的哥哥說,父母現在很傷心,母親哭了好幾回,止不住。“我弟還沒成家,也沒有對象。他原本打算干滿5年后再考慮后面的生活。”
 
  犧牲消防員蔣飛飛,1990年1月出生,來自四川南充,今年29歲。他已經在涼山州工作了近十年,原來是森林武警,后來轉為消防員,擔任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三中隊中隊長。
 
  蔣飛飛是北京林業大學07級的武警國防生,北京尚權律師事務所律師謝彤,曾在北京林業大學擔任過老師,也曾是蔣飛飛的班主任。他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對蔣飛飛比較熟悉,得知他犧牲的消息后非常痛心。
 
  “蔣飛飛個頭比較小、比較清瘦,是一個學習非??炭嗟難?,當時學生分為兩撥兒,一撥兒是普通高考招上來的,另一撥兒是蔣飛飛他們這樣的武警國防生。平常,蔣飛飛他們跟普通學生一起,但早晨和晚上他們會有專門的訓練。”在謝彤的印象里,蔣飛飛學習很努力,拿過幾次獎學金,這在武警國防生里相當不容易。
 
  4月2日,蔣飛飛的父親告訴北青報記者,兒子已經結婚,妻子在涼山上班,目前正懷孕。“*一次通電話是上周五晚上,他讓我們多保重身體……沒想到現在陰陽兩隔,他的孩子還沒出生呢”。
 
  犧牲村民捌斤
 
  他扛起干糧和工具包
 
  就往山里去了
 
  犧牲村民捌斤,1970年7月出生,來自四川木里,藏族,今年49歲。
 
  立爾村村支部書記次爾扎什告訴北青報記者,這次在森林火災中犧牲的村民捌斤是村里村民服務隊的一員,“捌斤今年49歲了,他是一名老黨員,平時村里遇到森林火災等突發事件,需要人幫忙的時候,捌斤總是*個到位”。
 
  村支書介紹,捌斤平時經常上山采松茸、藥材,對山里的道路比較熟悉,這次發生森林火災后,捌斤很快就加入到消防的隊伍中,一起上山。3月31日凌晨4點多,村里曾想找人替下捌斤,讓他休息一下,但捌斤拒絕了,“他扛起干糧和工具包,就往山里去了。”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捌斤家中有老父、老母,均已年近七旬。捌斤的妻子身體不是很好,平時會在家務農,補貼家用。捌斤的兩個孩子都還在讀書。
 
  進展
 
  600余地面撲救人員
 
  全面清理火點、煙點
 
  “應急管理部南方航空護林總站派出5架直升機開展空中偵察、吊桶滅火作業。截至2日下午3點,5架直升機共飛行14架次,灑水22桶,約65噸。”涼山州安全生產監察執法支隊支隊長唐毅介紹,600余位地面撲救人員仍奮戰在滅火一線,全面清理火點、煙點,配合直升機空中灑水作業,確保撲滅一段鞏固一段,嚴防死灰復燃。
 
  此次森林火災造成27名森林消防隊員和3名地方干部群眾犧牲,2日凌晨1時20分,*批轉運的23具犧牲人員遺體護送至西昌市殯儀館,除一具遺體尊重家屬要求安置在木里縣,其余6具遺體2日20時左右送抵西昌。
 
  善后
 
  30名犧牲救火英雄
 
  啟動烈士申報程序
 
  通氣會上介紹,有16名犧牲人員家屬今日陸續抵達西昌,公安人員已對首批轉運的23位犧牲人員DNA分型檢測完畢,并對7名先期抵達西昌的犧牲人員家屬采集血樣樣本,進行實驗室比對認定。后續犧牲人員家屬DNA比對工作也在抓緊進行。
 
  涼山州政府按照一名犧牲人員一個服務小組的要求成立專門工作組,抽調醫護和心理輔導人員組成服務小組為犧牲人員家屬提供全方位服務。涼山州政府副秘書長吉木子拉介紹,州政府和森林消防相關單位已為30名犧牲的救火英雄啟動烈士申報程序。
 
  釋疑
 
  木里森林火災中
 
  “爆燃”是什么
 
  在四川涼山州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發生的森林火災中,突發林火爆燃。什么是“爆燃”?中國森林消防學科帶頭人白夜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爆燃’通常指‘爆炸性燃燒’,和森林消防隊員平日滅火時所說的‘轟燃’意思相近,發生時間突然,會在短時間內形成巨大火球、蘑菇云等現象,爆燃時產生的溫度極高。”
 
  造成爆燃的原因有哪些?白夜表示,一是地面植被和林下可燃物因長期堆積后發生腐爛,進而產生大量可燃氣體,同時與腐爛的可燃物混合后,突遇明火燃燒導致;二是在陡坡、山脊、山巖凸起地形、鞍部、單口山谷、草塘溝等特殊的、較為封閉式的地形中,蔓延而至的林火使這些地形中的可燃物同時預熱、共同燃燒后所形成。
 
  白夜說,爆燃的危害一是燒死大量地被植物,二是產生大量高溫有害氣體,燙傷受困者呼吸道,同時受困者因吸入大量有害氣體,會導致中毒、昏迷甚至直接死亡;三是產生高溫熱浪,對受困者造成灼傷,嚴重時會直接將受困者燒亡。
 
  三十英雄譜
 
  西昌大隊教導員趙萬昆39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中隊長蔣飛飛29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中隊長張浩29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排長劉代旭23歲
 
  涼山支隊警勤排新聞報道員代晉愷24歲
 
  西昌大隊大隊部通信員幸更繁21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一班班長程方偉22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一班副班長陳益波21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一班消防員趙耀東22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一班消防員丁振軍22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二班副班長唐博英26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二班消防員李靈宏22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二班消防員孟兆星20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三班消防員查衛光22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三班消防員郭啟20歲
 
  西昌大隊三中隊三班消防員徐鵬龍19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一班副班長周鵬22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一班消防員張成朋20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一班消防員趙永一20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二班消防員古?;?2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二班消防員張帥20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二班消防員王佛軍19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三班班長高繼塏26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三班副班長汪耀峰26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三班消防員孔祥磊29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三班消防員楊瑞倫22歲
 
  西昌大隊四中隊三班消防員康榮臻20歲
 
  木里縣林業和草原局書記、局長楊達瓦43歲
 
  四川省林業第五筑路工程處職工鄒平49歲
 
  雅礱江鎮立爾村立爾組撲火隊員捌斤47歲
 
  記者探訪
 
  消防員駐地張貼“赴湯蹈火”幾個大字
 
  西昌城區與西昌青山機場之間的路邊,一處三層小樓干凈整潔,樓上張貼著“赴湯蹈火”幾個大字。這里就是木里森林火災中犧牲消防員的駐地。
 
  近一半人再也無法回來
 
  昨天下午,北青報記者來到了西昌森林消防大隊的駐地。下午陽光耀眼,整個院子四處透露出干凈整潔,操場上的訓練器械依然閃亮,部分消防車輛也整齊地停放在車庫。入伍已經多年的90后消防員章程(化名)正在大隊大門邊的崗亭內值守,看上去有些孤單和落寞。“就是我們大隊,犧牲的都是每天和我朝夕相處的伙伴。”章程說,“現在翻手機的時候不敢看關于他們的新聞,看一次哭一次。”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犧牲的27名消防隊員所在西昌森林消防大隊一共有70多名消防隊員,這次山火過后,有近一半人再也回不來了。
 
  “我們主要負責整個涼山州的森林滅火工作,主要任務就是‘打火頭’,說白了就是山火燃燒時,我們要去撲滅*危險的地方。”章程說,“然后,當地的百姓或者民兵再跟在‘火頭’后面進行撲救,都是很危險的工作。”
 
  章程說,自己主要在大隊負責后勤保障工作,沒有前往撲救森林火災的一線,“沒想到,等來的卻是這樣的消息”。
 
  休假在家直接奔赴火場
 
  章程告訴記者,大隊的消防員們是在3月31日凌晨1點左右得到消息并緊急集合的,“31日白天,大家都剛剛滅完附近的另一場山火回來,本來想著睡一個好覺,結果凌晨1點就吹了緊急集合,說是木里縣發生山火了,必須緊急前往”。
 
  1990年出生的西昌大隊四中隊中隊長張浩結婚不久,出發后,他發了一條朋友圈“剛剛在享受半個月一次的周末輪休,又有火情,兄弟們帶上我的撲火服,直接把車開到家門口來接我”。在4月1日上午公布的犧牲消防隊員名單中,包括張浩。
 
  “我們緊急集合后,領導會宣布著火點、當地的風速、過火面積等基本情況,然后上樓換衣服拿裝備,之后登車出發。”章程說,“我做后勤保障,其他兄弟們3月31日凌晨就直接出發了,他們出發后我負責留守,他們走的時候被子都來不及疊,我回去以后一個一個幫他們把被子疊好,本想等他們回來。”
 
  隊員中多人是獨生子女
 
  章程當消防員已經有七八年的時間,算是西昌大隊的一名“老兵”了,“你問我和這犧牲的27個兄弟中誰*熟悉*親近,我只能說,每一個我都熟悉,都親近,每天在一起吃飯、在一個寢室睡覺、在一個操場訓練,就是一家人,沒有不熟悉的。”章程說,“這27個人里,有的結婚生了女兒,有的剛剛結婚,還有我知道的好幾個都是家里的獨生子。”
 
  章程說,他4月1日當天從新聞上得知自己大隊的消防隊員有人失聯,單位內部也對這一消息進行了通報,“做我們這個工作的,在撲救山火的時候經?;岢魷鐘臚飩縭Я那榭?,但是一般一兩個小時就會與外界重新聯系上,可是這一次,失聯了好幾個小時都沒有消息,我就慌了”。
 
  4月1日下午,噩耗傳來,章程呆呆地坐在單位門口的臺階上,不愿相信手機上的消息。當晚他一夜沒睡,“寢室里只有我一個人,剩下的人要么就是還沒回來,要么就是已經犧牲了”。
 
  戰友發文“愿天堂沒有山火”
 
  雖然是在西昌大隊做后勤保障工作,但是每當人手不夠用的時候,章程也會和其他戰友一起前往山上的火場進行撲救。
 
  “每年的3月和4月都是山火*多的時候,山林比較干燥,而且風很大,山火蔓延很快。”章程說,“這邊的很多森林都是原始森林,植被非常茂密,有時候大家相隔四五米就看不到彼此了,有人說我們是不是沒有設觀察哨,我們肯定是要設觀察哨的,但有時候面對這種茂密的山林,觀察哨上觀察的難度很大。”
 
  對森林消防員而言,經?;崦媼儆臚飩縭Я那榭?,“因為林子茂密,信號有時候會不好。每到這個時候,我們都會派出幾名消防隊員去尋找信號,盡快與外界進行聯絡。”章程說。
 
  昨天,森林消防西昌大隊犧牲的27名消防員的姓名與照片相繼公布,其中,一名80后,24名90后,2名00后。
 
  這次森林火災發生后,章程只轉發了兩條朋友圈,一條是戰友們剛確認失聯時,他希望自己的轉發能夠幫忙尋找到戰友,另一條是犧牲戰友的名單被公布。轉發的時候,他在自己的朋友圈寫道“愿天堂沒有山火”。